“小女子”变“女超人”

2018-08-27

小女子变女超人

暮春时节,草长莺飞。北京风起,凄厉凶猛!北京口腔医院的住院楼里走出一个小女子。身材瘦小,长发齐肩。她站在住院部的门口,满脸的泪水还没有擦干,紧咬着不停颤抖着的下唇。她紧握着拳头,似乎只有这猛烈的风,才能让她冷静下来。

图片 1.png

今年5月?,在位于北京近郊的春晖博爱关爱之家,我与春晖妈妈刘晓丽初次见面。6年前的这一幕,在她口中犹在昨日。

来医院之前,她已经在入职春晖博爱关爱之家半年了,是一位合格的春晖妈妈。从一开始对孤儿这个群体一无所知,到跟着有经验的“春晖妈妈”们学习如何护理手术前后的宝宝。再到自己手忙脚乱的开始真正照顾三个孤儿。一路走来,她都认认真真,勤勤恳恳。直到这天,领导认可了她的工作能力,认为她已经可以负责宝宝在医院手术阶段的护理工作了。

拿化验单,和医生护士沟通,喂药、喂饭,每一步术前的工作她都有条不紊,来医院前虽然已经练习了无数次术后护理的手法、护理步骤,却还没来得急实践。

5个小时的唇腭裂修复手术已经等得人内心焦灼,直到小迪从手术室推出来,她第一时间冲上去。就那一刹那间,她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内心的“崩溃”,鼻子还没来得急发酸,两行泪已经挂在脸上了。

唇腭裂手术后的孩子看着太凄惨,整个面部因为手术都肿了起来,小鼻子以下全是密密麻麻的缝线,血水从口腔里往外冒。一路哭着,看着自己照顾了半年的小迪被推回病房,心里面全是一句话“我可怜的孩子,疼不疼啊!”

在母亲节期间,所有参与腾讯公益平台公益项目“有一种母爱渴望离别”的爱心网友们,都将有机会亲自到北京春晖博爱关爱之家来探望在那里的孤残儿童。与教育和护理专家“春晖妈妈”们面对面。如果你是春晖博爱的粉丝,如果你有很多育儿方面的困惑,千万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呀!

春晖宝宝和春晖妈妈们期待大家的到来!

身边一起来的同事拍了拍她的肩,跟她说,你出去先冷静下,我来帮你照顾一会儿。

那年北京风和今年一样,吹起来让人喘气都困难。

图片 2.png

“您站在门口干什么?风多大呀?”医院的护士一直以来都十分热情,总会适时的施以援手。她们并不知道眼前这位30出头的小女子叫什么,但她们知道她是来照顾那个唇腭裂孤儿的“春晖妈妈”。

晓丽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勉强笑着,看着护士长。这一看,护士长也明白了,一般的小病患家属都会受不了孩子术后的样子,眼前的这位“春晖妈妈”应该正在心疼孩子。护士长拉着晓丽的手告诉她,不要伤心,唇腭裂术后口腔出血是正常现象,只要护理的好,大概三天就会慢慢好转了。

年轻的刘晓丽当然知道,三天是唇腭裂的恢复期,她还知道未来的24小时非常关键,要一刻不停地抱着小迪,不能让他哭闹,不然刚缝好的伤口就会崩开。她知道所有的护理细节和注意事项。这些早在春晖博爱的专业培训里学习过。但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因为她早已经把小迪看成是自己的孩子,她看不得孩子受苦。

图片 3.png

小迪在几个月的时候就被遗弃,今年已经快两岁了。是个活泼又贴心的男孩儿。他喜欢把脑袋歪在晓丽的肩膀上,然后偷偷的叫她“妈妈”,说完还要捂着嘴偷笑。

小迪刚来关爱之家的时候又瘦又小,因为唇腭裂,给他喂食是非常困难的。要用唇腭裂儿童专用的勺子,一点点的从嘴边喂进去,大多数时候还会因为孩子的唇裂,喂进去一半,洒在外面一半。晓丽为了更好的照顾孩子,所以更积极的去参加护理和教育培训,她说,“哪怕是一样的课程,再去听一遍收获都是不一样的。”时光温柔的就像晓丽的眼睛,她和小迪一起成长,她经验越来越丰富,孩子也白白胖胖的越来越可爱。

图片 4.png

手术后的小迪麻药刚刚过,醒过来就找妈妈。晓丽抱着他,不停地安慰,“不怕,宝贝,要坚强,要勇敢,妈妈在呢!”

小迪很懂事,只要妈妈抱着就不会闹。就算麻药过后很疼,就算会哭,就算嘴巴里的血水一直往外流。

晓丽侧着身抱着小迪,就那么一直抱着,让小迪的头可以靠在她的肩上,让血和口水染红了她半个肩膀。

这24小时,让刘晓丽第一次那么清醒的意识到,她要干好这份工作,她要去学更多的护理知识。因为她再也不仅仅是“刘晓丽”了,她是“春晖妈妈”,并且会是那么多无望的孤残儿童的“春晖妈妈”。

残酷的24小时,孩子趴在她的肩上留着血,留着眼泪。她扛着孩子,眼泪大滴大滴的滴在床单上。身边的同事还有同病房的其它患童家属都只是拍拍她的肩膀,再也没多说什么。

也多亏了同事和医院的护士帮忙,24小时艰难并且顺利的过去了。小迪的状态越来越好,三天后已经可以正常进食了。

又过了7天,小迪要去医院拆线了。这7 天殚精竭虑的晓丽,每天都在害怕缝合线会崩开,因为刚出院的时候,主治医师很担心地说了一句:“我怕这孩子,恐怕会再裂开!”她每天都变着花样的吸引小迪的注意力,不要让他大哭,也不要让他碰到伤口。喂食的时候也要更加小心翼翼。

第7天主治医师来到关爱之家亲自看望小迪。看到术后愈合的十分完美的小嘴巴,喜出望外。和身边的护士还有晓丽说:“你看看,我就说治疗只是一部分,护理才是重中之重。我本以为这个孩子一定会再裂开,但你们护理的太好了,超乎我的想象!”

听到这句肯定,刘晓丽心里“咦~”了一声。

她觉得,“看吧,连专家都肯定了我们的护理!”一种名为“成就感”的情绪,第一次的占领了她整个的心。

小迪最喜欢粘着妈妈,一会儿见不到就会各个房间的寻找。刘晓丽这个时候总会刮着他的小脸蛋问他:“怎么,你又跋山涉水的来找妈妈啦?”

后来小迪还要和其它的小朋友抢妈妈,总是很确定的指着刘晓丽说:“这是我的妈妈,一个人的。”

图片 5.png

六年后的今天,刘晓丽已经成为春晖博爱关爱之家最有经验的春晖妈妈之一。她告诉我,她现在喂唇腭裂的孩子喝水,就连一滴都不会洒出来。

经过六年的风雨,她抚育的孤残儿童已经超过90人,疾病的种类涵盖了大多数的先天性疾病。她现在还在用业余时间研究儿童心理学,我问她为什么?她眼睛睁得圆圆的告诉我,“因为我们要不停的学习呀,孩子们会不断的来,得什么病的都有,教育和护理是一方面,儿童心理学也重要”。

天底下的母亲们呀,你们的孩子们只需要3、4年就会长大,再苦再累,就是那几年的光阴。而如晓丽这般的春晖妈妈们,她们面对的永远是最难照顾的那个年龄,最难护理的那些疾病。

晓丽不愿意谈起和孩子们的离别。因为每一次离别都让人不知所措,她即希望孩子好起来,能有机会被家庭收养。但又充满了担忧,怕孩子不习惯,怕新的家庭没有耐心…..可离别终归会到来。有时候是三年、一年有时候是几个月。

后来,只要到孩子要离开的时候,她就会躲起来。

她还是怕从窗口看到接孩子的商务车。但她知道,每一个走出关爱之家的孩子,都会有更美好的将来。她这六年已经收到过太多从国外寄回来的明信片和照片。孩子们到了美国,到了欧洲,有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他们长得越来越漂亮,像小公主和小王子一样快乐!

晓丽说,有几年总是有人问她:“你是怎么熬过这六年的?”她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为什么是熬?如果用熬这个字,那就是太不了解我的职业了。我的幸福和快乐是最最单纯和难得的,如果你没有体会过,就不会明白!”

今天,晓丽和很多儿科专家都很熟悉,虽然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她叫刘晓丽。只知道她是春晖妈妈。而有一些埋藏在岁月里的眼泪,在现在依然挂在新任春晖妈妈们的脸上。她也会像当年陪同她的同事们一样,去拍一拍春晖妈妈们的肩膀,然后也不会多说什么。但她知道,这件事会一直有人延续的做下去,只要有春晖妈妈,这些孩子就会是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