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介绍
春晖关爱之家项目与全国多家福利院合作,为身患疑难重症的孤残儿童提供进京、进沪就医服务。我们与福利院及各大医院合作,完成孩子们的全程就医,包括挂号、陪同检查、住院就医期间的专业陪护、入院出院手续的办理等。该项目与民政部“明天计划”合作,每年服务200多名重症孤残儿童。我们培训专职的春晖妈妈,确保孩子的就医和情感需求得到恰当的满足,在就医期间给予他们最渴求的关爱和细心呵护,帮助他们早日康复,早日回到福利院,早日被家庭收养。
42000元/年
相当于支持一名身患疑难重症的孤儿进京就医,让孩子在春晖妈妈的陪伴下战胜病魔。
项目故事
江黎的身体是“不完美”的:没有手,也没有小臂,只有一截短短的上臂,而双脚是外翻畸形,没有腓骨,两只脚都没有第4和第5个脚趾,左脚第1和第2个脚趾并趾,右脚第2和第3个脚趾并趾。我们无法得知他的生父母在最初的几天是怎么面对这个“不完美”的宝宝,但是他们终究没有勇气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于是他被遗弃在了当地福利院的大门口。江黎的身份,变成了“孤儿”。
江黎治疗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春节后,福利院的人员联系上了春晖关爱之家,并得到了国家康复医院医生的答复“可以手术治疗和术后康复”。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一个小生命的未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2017年2月28日,江黎和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坐上了北上的火车。经过17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江黎一行人终于到了北京。
2017年3月3日,春晖妈妈陪伴江黎挂号、检查院、入院手续的办理。他住进了国家康复医院,没想到,这一住就是15个月。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有5位春晖妈妈轮流在医院照顾她,除了张杰妈妈,还有闫凤云妈妈,周晓侠妈妈,周丽妈妈,蒋良群妈妈,我们就统一称呼她们为“春晖妈妈”。
住院没几天,江黎就接受了第一次手术,手术进行了2个小时,术后他的双腿用ilizarov外固定器固定。看到这个圆圆的,布满了环、杆、螺帽、铰链、针、拱片等部件的“架子”,牢牢地固定在江黎的双下肢上,即便是见惯了各类伤口,经验丰富的“春晖妈妈”,也忍不住偷偷抹了好几把眼泪。从麻醉中醒来的江黎,朦胧中看到了坐在他病床前的“春晖妈妈”周晓侠,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喊了一声“妈妈”。正是这一声“妈妈”,更加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也让周晓侠喜出望外。要知道,江黎之前都是管“春晖妈妈”们叫“阿姨”的。或许,在他的眼里,这就是“妈妈”该有的模样吧。
术后的一个星期是最难熬的,江黎没过多久就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从最初在床上小心翼翼不敢动,到戴着固定器也可以在床上挪动。他最害怕面对的是主治医生来给他的固定器做调整(用扳子调整螺丝),一天三次,因为他的胫骨需要通过固定器强行拉下来,一直到他的脚矫正到位为止。一看到主治医生,江黎就一边哭一边往床里挪,嘴里还哭喊着“不要,不要,叔叔走!”但是这是治疗必经的过程,只有配合医生,才能换来身体的康复。就这样,江黎的腿和脚的情况在一天天的好转。
刘妈妈一次又一次地陪同安静去医院,准备手术。八个星期后,还是在刘妈妈的陪伴下,安静接受了第二次手术,手术持续了几个小时,医生给安静的脚打上了钢板,使小脚丫变直。手术结束后,刘妈妈陪伴安静左右,不停地安抚她。
在2017年3月第一次手术之后的5月,8月,以及2018年的2月和4月,江黎分别又接受了4次手术,“春晖妈妈”们一直陪在他的身边。2018年7月23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来接江黎回家了。她们看到江黎可以走路了,非常地开心。江黎需要穿着矫正鞋,每天适当行走锻炼,双脚每天也需要大人做按摩和屈伸功能锻炼,针对按摩手法,“春晖妈妈”闫伟敏认真仔细地教给福利院工作人员。而当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抱起他往门外走的时候,他终于大哭起来,一声声的“妈妈”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动容和心碎。江黎,未来的路还很长,希望你一直能够自信乐观地面对生活,在爱的呵护中继续慢慢绽放生命的奇迹。
春晖关爱之家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