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晖博爱的这个英雄-Matt

2018-08-28


matt1.png

瑞·达里奥(Ray Dalio),最近火爆中国畅销书《原则》的作者。同时也是世界最大对冲基金——美国桥水基金创始人。瑞的儿子马修(Matt)多年前来到中国,创办了中国孤儿“关爱之家”。因为出于对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的信任,对春晖博爱专业严谨的态度和运营的欣赏,2009年5月7日,中国关爱基金会和半边天合作,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关爱之家,扩充了半边天在福利院项目中的医疗版块。这使得需要到北京接受手术的孤残儿童可以获得就医服务和家庭般的照料。2012年,北京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正式注册,秉承半边天基金会的项目理念,科学的儿童教育抚育方法,以及专业透明的机构管理,接棒其工作并独立运营。

10年来,马修与瑞·达里奥家族春晖博爱国孤残儿童建立起牢不可破的亲密关系。在这发展中的10年里,时光见证着这位美国小伙的善良与博爱,也见证着达理基金会与春晖博爱为中国孤残儿童所作出的所有努力和所有爱的收获!

从2000年起,其后数年中,马修用约1600万美元救助了2622名中国孤残儿童。2018年7月7日马修回到中国,与关爱之家的孩子们在一起!这个7月的周末,是那么明朗和快乐。


matt3.png

史家胡同里的小“老外”

美国人瑞·达里奥(Ray Dalio),投资家,目前世界最大对冲基金----美国桥水基金创始人。很少有人了解,1995年,他将只有11岁的小儿子马修·达里奥(Matt Dalio)孤身一人送到中国,马修成了中国当时年龄最小的外国留学生。那年,瑞创立的桥水基金刚满20岁。

马修是瑞的三儿子,恰好生于1984年。“有些时候,就是有缘!”他说。“缘”字的发音是地道的“京片子”。

“我第一次去中国只有3岁。那几年父亲不时到中国走走,有时会带上我。当时,我能吃的只有煮蛋和饺子。而现在,中国美食是我的最爱。”

马修9岁那年,一位与瑞有工作交集的朋友顾泽青在瑞的美国家中小住了一段时间,临行前,她提出请马修到中国跟她生活一段时间。

“中国,那听起来很不错!”马修笑着回忆。因为在中国,常摊上在美国少有的饭局,“我沾的第一口酒就是在中国。”

马修来中国最主要的驱动力无疑还是父亲。“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学会中文,了解中国文化。于是我就被派来了。”

马修成为了当时中国年龄最小的外国留学生,在北京史家胡同小学学习,独自一人住在顾泽青家,“父亲希望让我尽快融入中国当地人的生活。”刚到中国时,学校里讲鲁迅,顾阿姨英语不错,但也翻译不太明白。

“1996年的中国与今天的中国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刚走进校门,同学们就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我。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动物园里的新动物。但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让我大开眼界。”父亲在他小小年纪把他放到是另一个世界的陌生国度,马修是否曾有不理解?“很多中国家长认为,孩子那么小离开家人去海外读书会不适应。我的看法是,这事实上是出去看看的最好时间。此时人的心智正在成长、定型过程中,就像学一门语言、一个口音,在一定年龄前接触的,会真正成为你的一部分。我是幸运的。”

“当然,母亲在她年轻时旅行经历很多,也一直保有多文化的视角。”马修说。他的母亲出生于一个荷兰裔的美国望族,她的家族姓氏Vanderbilt,至今仍被纽约中央火车站旁的大道沿用。纽约地铁也有一部分是由Vanderbilt家族出资修建。

“俗语道,风愈劲,树愈强。 我会说,挑战(磨难)越大,人性(民族)越强。比如你看中国人,那么多曲折的历史经历让他们变得更强。美国人也是如此,大萧条时候成长起来的人心理是最强健的。”马修说。

“富足固然很好,但是富足的悲剧在于,会让人变得羸弱,恰恰是挑战让人变强。一段面对挑战的日子,是每个人都应该走过的。”

 很难断定,瑞的放心,是源于深信“虎父无犬子”,还是愿意在中国身上打一个赌。


matt5.png

马修的公益

 在中国生活一年后,马修回到美国。在临行前的欢送会上,他说他“爱上中国”,因为身边的中国人。

 “(顾泽青的丈夫)麦叔叔是一位大学教授,有课时他住在学校,但是他几乎每天都会花一个小时骑自行车来送我上学,然后再骑一个小时返回学校,前后可能要花上3小时。” 马修说,“一些课因为牵涉太多中文字我没法上,学校的几位老师每天会花几个小时给我开小灶补习。”

此后几年,马修在假期多次回到中国。16岁那年,他以美国知名的“童子军”(Boy Scouts)项目身份在中国一家孤儿院待了一个夏天。期间他发现,只需花300美元,就可以给兔唇儿童做治疗手术;花500美元就可以为一位孤残儿童安排一个寄养家庭。“区区几百元就可以改变一个年轻的生命,这样的需求又是如此紧迫,这一发现对小小年纪的我来说,很是震惊。” 假期结束回到美国后,马修开始挨家挨户地敲周边人家的家门,“我基本上是对所有愿意听我说的人说,您能不能支持一下这件事。”美国邻里给予支持的意愿也让马修有些吃惊。他获得的第一笔捐赠就达5000美元,为多位孤残儿童安排了寄养家庭。

第二年,马修再接再厉,筹到的钱不只为孤残儿童寻找寄养家庭,也为他们做手术。

在此期间,马修创立了中国关爱基金会。2000年基金会启动之际,正是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前后,两国关系坠入冰点。“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加强中美民族之间的交流。”马修说。在此后两年半时间里,马修先后为基金会筹集善款50余万美元,并在天津福利院资助了50名孤残儿童前往静海县寄养。此外,基金会还出资为15个病残孤儿进行了治疗。

“记得有一次,我在孤儿院里看到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她有着整个孤儿院孩子里最明亮的眼睛。我了解到有一个美国家庭希望收养她,但是没有钱飞来中国把她接回美国,于是我们出钱帮他们完成了这个愿望。”

这段管理基金会的经历对年纪尚小的马修也是一个极大的锤炼。由于需求巨大,筹到的资金有限,马修必须在选哪些孤残孩童做手术上做出抉择。“我何德何能,能够有权决定哪个小孩应该活下去?但是,我别无选择。”

2005年,马修登上了美国知名的《人物周刊》青年版的封面。奥普拉的脱口秀节目也关注过他的事迹。

马特的故事.jpg

马修影响了家族的公益之路

儿子小小年纪开办慈善机构,父亲是否给予了经济上的支持?“金钱上很少”马修说,“但是情感上很多,还有很多关于如何管理一个机构的指导 。”

父亲无条件支持的原因在马修看来很简单,“父母都希望支持他们的孩子,他看到我有这样一项热爱的事,希望在这一点上鼓励我。”

事实上,瑞不仅对儿子的慈善努力给予支持,自己也在因儿子改变。近年,他将自己越来越多的时间用在做慈善上,“我做慈善受我儿子影响很大。”他这样说。马修的母亲现在已经全职做慈善。

2008年,达理奥基金会(Dalio Foundation)正式成立。在2014年,北京达理基金会(Beijing Dalio Foundation)成立。瑞夫妇加入了盖茨和巴菲特联合发起的“捐赠誓言”,承诺将自己至少一半的财富用做慈善。


马修的选择

春晖博爱关爱之家项目为来自中国各地福利院身患疑难重症的孤残儿童提供进京就医服务。除了全程陪同就医,我们还提供全天候的术前、术中、术后护理。该项目与民政部“明天计划”合作,每年为超过270名重症孤残儿童提供服务。我们聘请专业的儿科医生和护士,培训专职的春晖妈妈,确保孩子的就医和情感需求得到全面的满足,给予他们最渴求的关爱和呵护,帮他们早日康复,早日回到福利院,早日被家庭收养。

今年,马修33岁了。从2000年关爱之家成立开始,无论是半边天基金会,还是春晖博爱,马修总是对照顾孩子们的春晖妈妈十分崇拜。他说:“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天使,感谢你们的守护,让孩子得到爱与希望!”马修了解春晖博爱的项目运作,与达理基金会持续不断的对机构进行资助,这是中国孤残儿童们的希望之光。马修与达里奥家族始终怀着一颗慈善的公益之心,选择了春晖博爱,时刻与春晖博爱携手同行。